世代交替浪潮衝擊下的國民黨

世代交替浪潮衝擊下的國民黨

陆银行业 H1业绩拚稳健增长

(圖/國民黨提供)

對國民黨來說,2020與2024總統大選的失敗,標幟着一個只求「船堅炮利」選戰技術層面的改革,無法帶領走向執政。不論是韓國瑜的流量與粉絲,或侯友宜的選票基礎與民調,都不是真正能轉換成勝選的指標。國民黨的改革應該專注在政策論述、初選制度、決策年輕化。

國民黨嚴重流失中間選民與年輕選票,其中一個關鍵原因,就是不夠重視政見論述。一個總統候選人的政見論述應該包含至少3個部分:提出當前國家的關鍵問題、對問題的成因進行解釋、提出解決方法。這次藍營在總統選舉的表現,關鍵在於缺失瞭解釋問題成因的步驟,使得後續政策論述攻防,極易被人找到漏洞攻擊。

全民 進化

舉例而言,侯友宜身爲房東業主,其青年住房政策,應該要能從房東業主投資的視角,去跟青年住客的困境進行對話。身爲業主並非不能提出好的青年住房政策,反而應該透過自己對這個問題根源的解釋,順勢導出解方。這個論述設計的好處在於,當政策解方被找出漏洞攻擊的時候,可以回溯到自己對問題根源的解釋,來強調解方的合理性。亦即論述的設計,應從包租公這個身分下去設計,當事後被對手攻擊房產議題時,連反擊的角度都已經準備好了。這個論述工程遠比單純端出牛肉來得複雜,也不是降低房租作爲青年住宅就可結束,需要候選人內化資料才能進行準備,並非民調高或者粉絲多就能完成。

回過頭來說,世代交替的浪潮就是這次選戰的重點。在臺中與桃園,國民黨的立委選情遠比總統開出來的票表現優異,其中臺中更是以年輕候選人爲班底,幾乎全面勝出。同時,國民黨不分區得票亦優於總統得票,更是凸顯出世代交替、政策論述、知識形象等因素在人口結構年輕的都會區,是最後能否勝出的關鍵。

柯文哲透過孫子兵法,以及在KPTV等網路管道放送柯文哲有利的「民調」,避免了上述都會區的棄保效應成真,這暴露出國民黨想像中的棄保效應,在網路同溫層與網路溝通的效果下明顯被削弱,未來當然需要比單純操作厭惡值更細膩的溝通策略。然而,這羣選民正是因爲厭惡藍綠而支持柯文哲,未來又怎麼可能輕易因爲比較討厭綠,就轉而投給藍呢?

柯文哲所帶出來的羣衆熱情已獲得實戰驗證,也反映出的確有一塊無法被藍綠滿足的羣衆市場存在。這個認知將進一步凝聚討厭藍綠的第三勢力。

因此,國民黨必須要在這股勢力形成明確自我政治認同之前,提出足夠吸引年輕與中間選民的改革,否則三足鼎立的局勢一旦成形,國民黨面臨的壓力將比民進黨大得多。(作者爲前國安會政策研究助理)

欢庆国际妇女节 苗警局长贴心致赠玫瑰花

儿童疫苗覆盖率 台中市已破6成

远传联手中嘉宽频 抢进家用宽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