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積電巨人撐腰 這家臺廠殺進美日挺「大客戶」

臺積電巨人撐腰 這家臺廠殺進美日挺「大客戶」
娱网之争

半導體成國防工業,閎康是美中貿易戰受惠者。(示意圖/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)

阿富汗邻国外长会 发布恐怖组织不能立足等16点联合声明

臺積電熊本廠正如火如荼趕工中,半導體「健檢師」閎康科技位於熊本市中心的實驗室已先就定位於9月開幕支持「大客戶」。閎康董事長謝詠芬接受中央社專訪時直言,「閎康是美中貿易戰受惠者」,除前進美國在亞利桑那州設實驗室,未來也會進軍歐洲。

當國際聚焦臺積電海外佈局之際,臺廠供應鏈板塊也開始挪移。回顧閎康2019年赴名古屋設立日本第一個實驗室,謝詠芬說,當時是應日本最大車廠豐田(TOYOTA)邀請,就近與豐田的上下游公司合作,至於在熊本設實驗室「並不在原本的計劃中」。

嘉義某國立大學講師簡訊性騷2學生 不滿被解聘提上訴屢被駁

閎康擬增設熊本第2、第3實驗室 獲邀前進北海道投資

邪君霸寵:逆天小毒妃 西茜的貓

走進閎康位於新竹科學園區矽導研發中心內的辦公室,悠揚的音樂聲搭配栩栩如生的畫作長廊,在理應是陽剛味十足的科技公司中,散發出女性企業家特有的細膩氛圍。

謝詠芬坐在會議室內暢談公司以及半導體產業前景。她不諱言,閎康會在熊本設實驗室,是因爲臺灣最大晶圓代工廠選擇熊本作爲製造基地,閎康要支持「大客戶」。

閎康熊本實驗室9月7日開幕當天,謝詠芬親自飛往日本出席,預估今年第4季可望開始挹注營收,目前也正規劃在熊本增設第2、第3實驗室。

謝詠芬表示,對日本產業活潑化印象深刻,不單在半導體元件,包括電動車電池、碳化矽材料等領域,閎康都有機會參與。她透露,日本規劃在北海道投資半導體廠,閎康也收到邀請希望能前往設實驗室,內部會進行周延評估。

正修科大團隊發明機器人獲獎 成品運印度改善工程

半導體蛻變爲國防工業 閎康是美中貿易戰受惠者

謝詠芬分析,近5年全世界半導體業蓬勃發展情況令人無法想像,由於過去半導體以消費、工業產品爲主,如今已成爲國防工業,各國政府極力推動在地半導體廠發展。這股變動趨勢從2018年華爲被禁止取得臺積電產能後開始發酵,2020年疫情進一步促使各國提高風險控管意識。

臺積電不僅是全球晶圓代工龍頭,製程技術也領先全世界,成爲各國爭取投資設廠的對象。臺積電已前往美國亞利桑那州和日本熊本投資設廠,並決定赴德國德勒斯登設廠。

隨着各國廣邀半導體廠投資設廠,謝詠芬看好將同步帶動相關周邊產業發展。閎康目前在臺灣、中國和日本已設立16個實驗室,還要趁這波產業浪潮,前往美國、歐洲設實驗室。謝詠芬說,這是非常幸運的事,「閎康是美中貿易戰受惠者」。

針對閎康未來佈局規劃,她指出,閎康已經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租房子,未來將就近服務晶圓代工大廠客戶;而聖荷西有臺積電的大客戶,當地有很多廠商邀請閎康前往設高階故障分析實驗室。至於歐洲,「閎康一定會去」,只是時程還很遠。

謝詠芬表示,在美國管制下,中國半導體先進製程進展受阻,不過閎康依然在中國看到許多車用電子需求。除了現有上海、廈門、深圳設有實驗室,未來可能在蘇州、無錫、南京、合肥、武漢、西安設立實驗室。考量資源有限,閎康內部針對新設實驗室地點進行積極討論。

梅花旗/成軍10年首奪冠 台東大學棒球隊接受喝采

臺灣先進製程需求大 中國是終端產品大市場

無論是美國或中國,謝詠芬說,「閎康跟着客戶走,要了解客戶產業屬性,搭配從哪個分析領域切入,才能得到最大受益」。與晶圓廠合作,以先進製程和材料開發相關爲主,會從材料分析及表面分析開始,臺灣在先進製程方面需求非常大。

與IC設計廠合作,以故障分析和可靠度測試的合作機會比較大,閎康通常會在IC設計廠比較多的地方設立故障分析實驗室。至於可靠度測試,則以接近終端產品市場的地方爲主,如中國大陸是非常大的終端產品市場,閎康在當地有可靠度測試實驗室服務客戶。

隨着半導體制程技術往前推進,IC元件結構更趨複雜,量測複雜度同步升高。謝詠芬說,早期是平面元件,只要簡單量測尺寸,現在不管鰭式場效電晶體(FinFET)或環繞閘極(GAA),都變成3D立體結構,不只要量橫的,還要量直的,有時候還要量斜的。

傲 驕

謝詠芬進一步解釋,以前一張照片可能只要量1、2個地方,現在進入3度空間模型,靠人量需要2小時。其中,GAA不但是彎的,還有好幾層,每層的長度、寬度又不完全一樣,GAA的複雜度估計是FinFET的百倍。

美山林建筑团队新作 中山北美 微基因生活宅

爲能每天處理成千上萬張的照片,閎康內部開發程式,導入人工智慧(AI)協助,目標將量測1張照片的時間能夠壓縮到5分鐘以內,最好能在60秒以下,「按個鈕結果就出來」。

爲了加速程式開發,閎康除了一組內部團隊,還不惜斥資找外部廠商開發。謝詠芬說,這不是應該省錢的環節,程式能夠早日完成開發,服務客戶可以變快,賺錢速度也可以隨着變快。

歷經客戶名單遭盜 閎康想去對手到不了的海外市場

小說

由於客戶本身也有研發及實驗室等部門,閎康要如何爲客戶提出新看法,協助人才濟濟的客戶解決難題,謝詠芬解釋是「旁觀者清」。客戶面對研發總有「江郎才盡」或陷入瓶頸時候,閎康主要希望能與客戶內部實驗室達到互補作用,提出另類思維,幫助客戶成功解決問題。

提到創業多年遇到的最大挑戰,謝詠芬回想起曾經遭競爭對手埋伏安插在內部、盜取了4000多家客戶名單的往事,坦承那些機密名單是閎康實驗室的營收來源,經過多年訴訟,最後事實證明「不是偷走名單就好」,閎康依然異軍突起,具備真正的核心競爭力。

台积电巨人撑腰 这家台厂杀进美日挺「大客户」

對於公司未來發展願景,謝詠芬說,閎康目前在全球各地還有發展空間,有許多隱性產業仍待發掘,除了半導體業,還可以切入生醫、礦業和紡織等領域。

她舉例,閎康進軍日本市場後,想不到當地化妝品業者也成爲閎康客戶;特別的是,有客戶委託閎康分析啤酒泡沫大小,研究泡沫對口感的影響。

「一瓶啤酒沒多少錢,檢驗要好幾萬日圓」,謝詠芬對此感到有趣,同時佩服日本廠商的研發決心。她感嘆在臺灣大概只有第1名的廠商肯投入研發支出,可能是因爲領頭羊有進步的壓力,要出奇制勝,拉開與競爭者距離。

爲了避免對手盲目殺價競爭,謝詠芬說,閎康要到對手到不了的海外市場,就可以有更高價值,希望閎康最終能和麥當勞、星巴克一樣,有人羣的地方就有麥當勞和星巴克,而有科學園區的地方就有閎康。(編輯:張良知、林淑媛)1121007